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3

彻底没火过气不复存在x那就当看个乐子吧w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一堆bug请无视

-

皮鞋与木质地板敲击的声音越来越近,金博洋有所察觉。他以为是瞭望员或者船长先生出来透气,没想到出来的是一位小姐。再细听,还有一个人,他好像在刻意不发出声音。现在的人们都在餐厅享用着自己的美味佳肴,甲板上可以说空无一人。为了避免造成麻烦,金博洋躲在了一把椅子的后面,静静观望。

“Yuzuru,晚餐吃的还愉快吗?”他听见皮鞋的主人——一位姑娘这么说道。

“嗯。”被问到的人漫不经心的敷衍一答,感觉十分慵懒。

金博洋慌了,他不知道是应该趴着地偷偷溜走还是大摇大摆的经过他们身边走回去。虽然他什么坏事也没做,问心无愧,可这么偷偷摸摸的会不会被误以为是偷听?间谍活动?他还是在原地待着吧。

那位先生走过来了,他已经能听到脚步声。也许他是想坐下,金博洋想,又往旁边悄悄挪了挪。

“你先回去吧,晚上可以去泡泡澡,或者去跟你朋友开派对,我在这待会。”

她不情愿的离开了,关上舱门。

此刻的甲板,好像只属于他一人。

如果没有蜷缩在他身旁的金博洋,就是真的了。

假如他是个吸烟的人,那他一定会在这里拿出打火机和雪茄,仰望着星空,开始想人生哲学。

但金博洋没有从他的衣角上嗅到任何烟草的味道,甚至还有股高档男士香水的味道,让他很是喜欢。他看不见那人的脸,听不清那人的声。见他没坐一会儿就起身,金博洋也终于不用像个蜗牛一样,缓慢的站起身,趴在椅子上注视着他。他就着夜色走到船的边缘,手覆上了栏杆,脚跟离地,好像要站在最底层的栏杆上。一只脚,两只脚。那位先生像个懵懂的孩子,只用一只左手握住栏杆,把身体其余重量都交给了空气。

金博洋慌了,他没管那么多就猛跑过去,用力抱住他的腰部,一个重心不稳让他压在自己身下。他的第一反应是:还好,这伙计安全了。

“Jin?”耳熟的声音和眼熟的面孔让他才反应过来,这是今天上午的那位先生。

“eh…Hanyu先生?我…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跟你的女朋友约会…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透透气…你懂的…吃饱饭,人总是想消食——”

话还没说完,他的肚子就很不争气的反驳了一下。

金博洋真想抬起手捂住脸,但现在他被羽生结弦控制在身下,动弹不得。他却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还笑了起来。

“Jin真可爱,你一定饿的不行。那不是我的女朋友,那只是我的…嗯…暗恋我的人。”

金博洋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庆幸自己没打扰别人幽会,还是庆幸一些他完全想不到的东西。

“快去吃饭吧,”羽生结弦终于起身,并且伸出了右手,示意他借力起来,金博洋照做了,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快速跑进船舱,去享用他的美食。

那个男孩,笑起来,牙尖尖的,好看的不行。

也许是他误以为自己要做什么傻事吧,才会那么单纯,那么慌张的用第一反应去抱住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做一些平时完全没机会做的——比如踩在栏杆上迎接着冰冷的寒风。金博洋,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但可能下了船,到了纽约,他们就再也不会见面,然后忘掉对方了。

他不让自己看的那页到底是什么呢?

羽生结弦也回到了船仓内。

甲板又回到了之前的风平浪静,好像一切并未发生过。

金博洋正享受着三等舱的食物,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上等的美味。他看过了最好的菜单,没吃过也不敢想象那是种怎样的体验,单单觉得,现在平平淡淡也蛮好。

就比如,刚刚羽生先生所说的“暗恋他的人”,用手都能想到,那一定是他的联姻对象。这种不自由的婚姻是热爱自由的金博洋最反感的生活方式。

靠打牌赢到了船票,挺好的。到了纽约,找找朋友,幸运的话撞个有钱人,画画赚一些钱,生活一阵子,然后再回来,稳定了生活,安稳度过人生。

他吃完最后一颗杏子,把餐巾摘下后,起身离开了餐厅。

回到那件狭小的空间里,他拿起画本,翻到之前偷偷画的人。想找到橡皮擦掉以前备注“一位素不相识的东方有钱人”,不料它不见了,也许滚到了床缝里,也许掉在了甲板上。心乱如麻的金博洋只能随便找一根铅笔划掉原备注,又用圆润的字体写上:

“Mr.Hanyu,1912.4”

很好。他用双眼临摹了羽生结弦的五官,是那么完美,不画下实在可惜,但又不能那么光明正大。

金博洋拿着睡衣,准备去洗漱,然后结束在泰坦尼克号上的第一日。

浴室也是同样的狭窄,他快速的冲了澡,然后抱着那珍贵的画本进入梦乡。

另一边的羽生结弦从甲板回到房间后被对家小姐的父母亲拉过去笑眯眯的谈话,问女儿怎么样啦,你们怎么样啦,有没有很开心啦诸如此类的话,他也只能微笑着敷衍几句,并且在心底说,等到了岸,一定要甩掉这个包袱。

他被人领着去头等舱专享的土耳其浴室,门外准备给他换洗的人已经被他赶走了,就连最后的那一名女仆也是。现在,没人打扰,他可以放空自己,好好享受这较为短暂的自由时光。

浴室华丽的不行,浓郁的异国气息扑面而来,装饰精美,富有艺术性。他很是享受这带有少许东方文化的浴室。身体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回想着那个少年。

如果他在这里,露出奶白色的肌肤,像个孩子一样在水里嬉戏玩耍?哦…也许他会拿着本子,把这一切记录下来,分享给他的朋友。

羽生结弦顺了顺湿漉漉的头发,头靠在池壁上,昏昏欲睡。

等他出来,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他已经换好了丝绒睡袍,擦干了头发,回到了这艘船上最贵的房间,从箱子里翻出一本好书,依靠在沙发上,开始阅读。

手指摩挲着书页,发出“沙沙”的声音。并非随意的摩擦,更像是在绘画,临摹。

来回刻画着他虎牙的形状,如果有笔,那粗细一定能透过书页看到。

最终还是无心阅读,索性放下书,躺在床上。

羽生结弦…不会是喜欢上金博洋了吧?心里的小人这么问。

谁知道呢!他闭上眼睛。说不定呢!

“Good night,Titanic.”

这是他们二人共同的声音。

“Good night,Boyang.”

这是他进入梦乡前发出的最后一个声音。

tbc.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