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4

(前文都可以戳泰坦尼克那个tag哦不用翻首页x)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一堆bug请无视

-

清晨的阳光照进狭窄的船舱。四月,初春,太阳还没有升起的很早,但金博洋已经被惊醒了。他睡了个安稳踏实的觉,丝毫没有嫌弃三等舱硬硬的木板床。走下地,活动活动筋骨,伸个懒腰,睁大眼睛,穿着睡衣跑出门,打算上楼去看看初升的太阳。走出门外,冰冷的寒风吹进他宽松的衣袖,他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吸吸鼻子。准备回去拿件衣服,顺便带着他的纸笔,坐在此刻空无一人的甲板上临摹。


还是昨天那件大衣,那根铅笔,橡皮依然找不到,无动于衷的躺在角落里,金博洋也懒得管它。踏着鞋子,再一次跑上甲板上时,太阳已经开始升起了。

他找了个绝佳角度,二话不说开始动笔。低着头,总感觉鼻子不舒服,又吸了一下,接着打了个小喷嚏。

“啊啾……”

用袖子胡乱抹了一下嘴角,描绘着船与太阳。

一阵温暖降临,他的身子承受了更重一点的东西——那是一件更厚的大衣,隔着两侧衣服都能感觉到那价格不菲的质感,还带着一丝香味,很是好闻。金博洋出于本能说了声谢谢,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一看。

羽生结弦裹着外套,早已穿戴整齐,不像金博洋还是睡衣。头发打理的井井有条,脸上挂着微笑,盯着他的本子满足的欣赏。

“原本以为我是最早的,也觉得不会有人来专程看日出。

“没想到,Jin也会过来。我们真是有缘,不是吗?”

“Ah…是的。很漂亮,我是说…太阳。”

一轮红日挂在海平线上,慢慢上移。

金博洋缩着身子,享受着奢侈大衣带来的温暖。只有纸笔的声音,好像连船行驶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羽生结弦坐到他的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专注的金博洋。

头发还是乱的,穿着条纹睡衣,呼吸平稳。想必三等舱的房间一定又窄又小,床硬硬的,只够一个成年人睡的,被子也许还不是那么柔软…

他居然在用一个不知名人物的角度来思考他的感受!上帝,天知道他多么想把那个大小姐的床铺塞给金博洋,让他睡个有生以来最最安稳的午觉。

虽然现在才是清晨罢了。

“Jin睡得好吗?”

“叫我Boyang就好,至今为止还没什么叫我的姓。嗯——睡的很好。”

“是吗,那很好。”

这死一般的寂静使他有些尴尬,但金博洋好像没觉得什么,只是在一心一意的画日出。

等他画完了,太阳已经是彻底升起来了。甲板也不再只属于他们,已经有人来到露天休息区读报,也有上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捧着一杯温热的黑咖啡,或举着伞。大部分的人已经用完了早餐,但他们却没有。

意识到肚子还是空的,金博洋站起来,揉揉发酸的脖子,甩甩胳膊,把大衣小心翼翼的叠起来,双手举起还给羽生结弦,后者接过,内心想着“其实你大可以拿走穿”,但还是面带微笑礼貌的感谢。

“该说谢谢的是我,Hanyu先生,你要去吃早饭了吧?”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跟我一起吗?”

金博洋慌张的摆手摇头,“不…不可以的…我们的早餐…太平凡——”

“我是说,你跟着我,一起?”

他的动作停在了空中,一个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咧开嘴,笑的像个孩子,就差没跳起来欢呼万岁。他激动的点头,也没想那么多,直接答应。空空如也的肚子迫使着他大步流星向餐厅走去,身后跟着羽生结弦,好像是在无奈的看着活泼的女朋友。

哦不,女朋友。

他大概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小画家了,就是不敢承认而已。羽生内心深处这么说。

餐厅是他从来没去过,最多只是在橱窗前看过一眼然后就匆匆走过的豪华,食物饮品应有尽有。光是靠他的鼻子就已经能传达给味蕾咖啡的上等。金博洋瞬间沦陷在一些小甜饼里,匆忙拿了盘子就取草莓慕斯。羽生结弦并不在他身边,这或许代表着他能更自如的拿这些食物,但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犹豫再三,他选择看周围其他先生都拿了些什么,自己也学着样子,拿了培根吐司,一些他不认识的食物和一杯橙汁,带着那块慕斯找座位坐下慢慢享用。

哦,他饿坏了。咀嚼的幅度在控制,但嘴巴还是像个仓鼠,塞得满满的。

不一会儿羽生也过来了,他也拿了很正常的食物,没有贵族小姐或少爷的挑三拣四。哎,其实他完全可以坐在别的位置,或者去陪陪他的未婚妻。他这么想着,又塞了一个培根。

“博洋可以慢慢吃,这样会很难受吧。”

“唔——……”想说话,却因为嘴里太慢说不出来。羽生被这样的场面逗笑了,伸出胳膊去顺他的后背,轻轻的,慢慢的。像羽毛扫过他的心尖一样,让金博洋有一瞬间的心动。

羽生结弦就这么陪着金博洋待了一上午。他们到甲板上逛,谈天说笑,羽生甚至还会暗自说他未婚妻的苦恼,金博洋听了后大笑,像兄弟一样拍着这位少爷的肩膀,丝毫不顾二人身份的差异说道:

“你大可不必担心,几乎所有的未婚夫妻在婚前都是这样,婚后你们会变的非常美好,祝你们幸福!”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但表面还是同样像个兄弟一样道谢了。

“但愿如此,谢谢博洋,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

这句话,戳到金博洋了。他愣愣的看着羽生结弦,心头一阵绞痛。

“哦……谢谢。”

他还年轻呢,不需要归属。

“Yuzuru!我找你找了好久…母亲找我们谈话,就在咖啡厅,一起去吧?”

金博洋听不太清,他完全不知道那个Yu什么是什么东西。但看起来是昨晚的未婚妻来找他的“情郎”了吧。他有自知之明,默默离开了。

“呃…博洋,如果你愿意,今天不妨来找我!”羽生结弦被强迫离开,扭着头,在走之前跑到他面前,凑到耳边说,“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在三等舱的餐厅等我。”

“什么?”

“今早你来头等舱吃了早饭,晚上理所当然的我去找你,嗯?”说完便走开了,也不留给他答复的机会,好像就这么仓促决定了。

明明问的是,如果你愿意。

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呢?

就是看他和他的未婚妻小姐…心里有点不舒服。

tbc.

大家中秋快乐( ´▽`)赶了好久终于完事儿了x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