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5

*本章高甜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一堆bug请无视




-




时间过得很快,以至于金博洋完全没反应过来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更忘了要跟那位少爷共进晚餐。




有钱人来三等舱吃饭什么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受的了老掉的肉吗?受的了酸杏子吗?会不会更看不起下等人,看不起自己,脏乱差,贫穷,流浪街头…




他想象了一下,一个穿着华丽的人一脸嫌弃的站在三等餐厅的中央,其他人都围着他指指点点,感到惊奇。而那位少爷,则是想干呕,掀翻了装着食物的盘子。




当然,这只是夸张的想象。




金博洋更没想到,羽生结弦早早就到了餐厅门口,穿着不是什么华丽衣装而是看起来很普通(但这不能掩盖它贵的要命的事实)背带裤和白衬衫,脚上登着一双长靴,像个休闲无比的将军。头发顺滑无比,没有像油腻中年人一样的发胶,反而把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泼与生机展现出来了。




“哇哦…你…”




“傍晚好Boyang,现在吃饭会不会有些早?”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怀表看了看,然后又利落的放回去。




“现在是四点五十分。”




“呃……可以,我都行,都行。”




他的肚子一点儿也不饿,但也不是毫无食欲。反正不用狼吞虎咽,索性就装个文艺点儿的人吧。




羽生结弦很自然的走进餐厅。此时此刻的人很少,没有以前那么嘈杂喧闹,也可以说,整个餐厅里只有他们二人,食物却已经准备好了。




“我吩咐厨师准备好了食物,以免要在这里等很久才能用餐。”他往金博洋那一侧靠了靠,小声的说道。“还满意吗?”




“…满意至极了先生,太超乎我的意料了。”金博洋先行一步,走到餐盘前,招呼客人来吃饭。




“我们的食物可比不上你们的那么高档,肉很老,主食都很普通,没有红酒没有蜗牛,只有一些水果……”




“没关系,这很好。”羽生笑着说。




空荡荡的餐厅只有两人餐具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就连咀嚼声都很小。金博洋坐在羽生结弦的对面,不时抬起头偷偷盯着他。这样的一位绅士,居然丢下自己的未婚妻不管,反而来找他这样平凡的流浪画家吃饭,这…都为什么啊?




“Boyang快吃哦…吃完后带你去看一处景色,你一定没看过。”




哦,还带这么催人的——他可不会拒绝。金博洋加快了速度,解决掉了自己的食物,用袖子擦擦嘴。对面的人早就吃完了,起身,从口袋里拿出整齐的手帕,凑到他的面前,轻轻擦着嘴角。




“啊……啊啊啊………?!”




第一次享受这非凡的待遇——而且还是羽生先生亲自动手?!他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回过神来,才用指尖去触碰嘴角残留的触感,那种舒适的感觉。




“那样是擦不干净的,袖子也会脏掉。”羽生的声音带着笑意,而后捂着嘴轻轻笑着。




“咳…嗯……谢谢,Hanyu先生,但这对于您来说不合适——”




“能为小画家效劳,是在下的荣幸。”他微微欠身,行个绅士礼,仿佛是对着他的妻子,爱人。




金博洋的脸以可见速度红了起来。




简单处理完,羽生结弦首先下座,拉起金博洋的手,带着他走出餐厅。此时已经有一些人,有姑娘看到他,心瞬间就飘走了。




不过羽生可没注意,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孩儿了。




“请…请问我们要去哪?”在他们穿过连廊走出船舱后,金博洋忍不住问了一句。已经是五点半,天空渐渐变得灰暗,但彩霞点缀了它。羽生结弦带着他来到了船的后甲板,这里没有什么装饰也没什么躺椅,一般很少有人来这里,金博洋也不例外,这儿看不见美景,但现在,此时此刻,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夕阳西下,美不胜收。




羽生结弦没穿大衣,他哆嗦了一下,把手心捂热,然后握住金博洋的手。




“看吧,我觉得你肯定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落日。”




他被深深震撼到,吸引到。瞳孔描绘着每一寸余晖,海面上太阳的倒影一晃一晃,手心的温暖仿佛是握着落日。




“这真是…太美了…”




羽生结弦用余光打量着金博洋:他显然很喜欢这个小礼物,眼睛里倒映着这幅画面,嘴巴微张,还能看见小虎牙。他的手很冰,大概是衣服穿的太少。想到这里羽生又加了一些力度,甚至还拿起他的双手,放在嘴边,呼气。




“Ha…Hanyu先生?!”




他没有回答,只是这么擅自握着手。




阳光基本已经消失不见,但彩霞还挂在空中,场面十分和谐,让他们有些痴迷。羽生拉着金博洋走到甲板的边缘,松开他的手:




“你可以站在第一个栏杆上。”




“我…”




“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金博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有一种魔力,让人无法拒绝。他照做了,小心翼翼地站在栏杆上。




“现在,你可以松开你的手了。”




金博洋没有多问,而是将身体像前倾,依靠在护栏上,手慢慢脱离,然后展开。




这个姿势,像极了他们第二次相遇时,羽生的样子。




羽生伸出双手,轻轻环绕住他的腰。猜测出他的敏感,避开腰间的软肉,然后紧紧抱住。现在,他们肩并肩了,没有了任何阻隔。




“…Hanyu?”




“叫我Yuzuru吧,结弦,Yuzuru。”




“这不太好——”他回头。




“嗯?Boyang?”




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有意,他们亲吻在一起。许久才松开对方,金博洋也才给出了答复。




“结弦。”




羽生结弦发现,他真是喜欢这个小画家,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的。




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独一无二的爱。


  


两个敞开心扉的人,在无人知晓的甲板上,亲吻着对方,诉说自己隐瞒已久的爱恋。


  


就连金博洋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么喜欢这位先生。


  


或许是因为两人身份相差太大,他不敢想象,所以才把这份情感隐藏在心底吧。


  


不过现在都过去了,他享受着来自羽生结弦指尖到心脏的温暖。


  


tbc.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