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6

(全部解锁)(甜哭爸爸了)(哭死爸爸了)(睡着了根本没赶上就看见了个分数)(不做评价天天加油qwq)


(你自己上升真人在下也没办法呀是不是)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一堆bug请无视




-




交往的光明正大,他们抛弃自己的身份,肆意的牵着手,不像小姐挽着绅士的手臂那样,纯朴自然。他们什么都不用想。这期间没有任何家族或所谓的“朋友”来找羽生结弦,对家的小姐大概也是找到了新的乐子,说不定在阅读室玩得尽兴。




“跟Boyang在一起,总感觉学到了很多。”




他们在当晚一起看完了日落,金博洋同他的“新晋男友”一起回到了一等舱那间最高级的房间。




在此之前,金博洋回到自己房间,把自己的画本和笔拿了过来。




“哦天呐,这可真是个…我是说,太震撼了!”




羽生结弦满意的看着他欣喜模样,悄悄走过去,偷走了他拿着的本子。




“一直很在意了,上次你给我看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看最后一页。”他擅自翻到了最后一页,走到旁边的长沙发上坐下




“喂…等等啊!”




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别人,而是一个好看的侧颜,羽生结弦用拇指摩挲着上面淡去的铅印,摩挲着自己的脸庞。




“你什么时候画的?”




“呃…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能不记得了,我不小心撞到了你,在甲板上。”金博洋缩到房间的角落里,害羞的捂住了脸,又留了些缝隙,好观察那人的脸色。




“过来坐。”




羽生结弦的话仿佛有魔法,让他无法拒绝。金博洋小步走过去,然后坐在他的旁边,结果很快被羽生搂住了脖子,重心不稳,金博洋躺在了他的腿上。




“……”




“能给我解释一下吗,Boyang先生——”他很贴心的把画本放下来,凑到他的眼前(这根本就没想拉我起来!金博洋想)“一位素不相识的东方有钱人?嗯?”他的眼神有些危险,紧紧眯着,还能看见一些黑曜石般的闪烁。金博洋抖了一下,想靠自己的力量起来,却反而被羽生压在身下,画本就在耳边。




“我…我当初不认识你…而且…你那些衣服还有你的眼神…真的好像有钱人…我不敢问你的名字…后,后来不是改了吗!”他解释着。




“改成了Mr.Hanyu?”




“我觉得这很正常也很符合现实——”




羽生结弦霸道的用画本堵住金博洋的唇,而且是用纸上自己唇部那一块不偏不倚的贴在他的人唇上。




“唔…”金博洋把他的手推开,难得强势了起来。“本来就是啊!可…可恶的有钱人…你也不想想我只是个贫穷的画家!”




“可现在你拥有了这个「一个素不相识的东方有.钱.人」,”他故意加重语气,“你也变富有了,我也是。




“I'm the king of this world when I am with you.①”




金博洋红透了脸,在不是很强烈的灯光下显得不那么明显,可还是被羽生抓到了。




随后他的脸颊被轻啄了一下。




在沙发上腻歪了好久,直到两人有些疲惫,才想起来已经是晚上。金博洋从沙发上跳起来,掸掸衣服,迈着步子在屋子里四处转。不愧是泰坦尼克号上最贵的房间,这些富贵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现在亲眼看到了,亲眼摸到了,倒觉得有些不现实。




“Mr——我是说Yuzuru,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被叫到的人笑了一下,接着慢悠悠的站起来,环住面前人的细腰,嘴唇在他的脖颈处轻轻摩擦,热气拍打在敏感的肌肤上。




“都是,都是真的。”




为什么同为东方人,对方就这么豪放?还是自己太过于拘谨?金博洋这么想。




羽生结弦认为,上帝赐给他最好的礼物就是面前这可人儿了。占据了他的整个心脏,一分不留。没有刺鼻的香水味道,有的只是淡淡的奶香;手上没有珍贵的丝绒手套,高昂的宝石戒指,而是用带着茧子的手握着一根铅笔;不会刻意的追求荣华富贵,用身体来得到一切,而是天真,烂漫,笑容仿佛午后的阳光和一杯加奶加糖的卡布奇诺…




哦,这艘巨轮给他带来的惊喜太多了。




“Yuzuru?…”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穿多一点。”




金博洋刚想说他的大衣根本不在这里,一件一看就很昂贵的外套就塞在他的怀里,他撇撇嘴,想这一定是这个东方有钱先生的衣服,来自家乡从骨子里出来的羞涩爬上了他的脸庞。他还会想,如果一天24小时都跟他在一起,那脸红的次数要有多少。




羽生结弦帮他把衣服穿好,还带上了帽子,满意的笑了笑。




“走吧,Boyang,夜晚才刚刚开始。”




穿过无数走廊,有很多女仆拿着篮子冲他们微笑问好,一些甚至还被羽生结弦迷住了,把目光多停留在他身上几秒。这让金博洋不太舒服,不过他还是爽快的接受了。




今夜无风无云,海面很平静。羽生结弦好像把这艘巨轮的全部都摸索了一遍,他悠闲的带着金博洋在甲板上走。金博洋十分期待,刚刚的夕阳已经是他人生中见过最美的风景,不知这次又有什么惊喜。




“我们到了。”




星空长廊,荧光闪烁。




黑幕中清楚的看见星星在闪烁,努力的点缀夜空。几条白线便是船上的柱子。多么有艺术感,这是泰坦尼克!




羽生结弦随意的靠在柱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长廊中最耀眼的星星——金博洋。




他像个孩子一样,挪动脚步,微微张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开始认为你是这艘船的船长了,或者设计师。”




“或许吧?不过你可是图纸的绘制者。”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画得出来?”他抬头仰望星空。“你的那位小姐来过这里吗?”




“她可不是我的,我从来不愿意跟她接触,相反,我倒是很喜欢你。”




金博洋赶紧用手捂住脸,跌跌撞撞的扑在羽生结弦的怀里。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会说情话…”




“你认为这是情话吗?那恐怕将来的每一天你都要听了。”羽生一手抱着金博洋,一手微微抬起,用两指对准一颗星星。




“等船靠岸,我就跟父母说,我找到了我的珍宝,把婚姻推辞掉,然后给你穿最好看的衣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你的戒指一定要由我亲自挑选,不大也不小,把你套牢,足够一生就好…”




此时的长廊只为他们二人开放。




高跟鞋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温馨。




“Yuzuru?是你吗?”




tbc.




①im the king of the world是原作里Jack的名场面233在下擅自加了个后面的就当个表白吧_(:з」∠)_


感谢暮湍提供的星空长廊图片~真的很美owo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