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7

(前一段就是6.5)(其实很狗血哈哈哈哈哈嗝)(本能告诉在下要发糖,感受见主页不过多说)




(你自己上升真人在下也没办法呀是不是)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插叙?一堆bug请无视




-




“那时候我很紧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金博洋拿着水杯,微微抬头,仿佛在看几十年前的星空长廊,如今已沉入海底,再也无法照亮夜空。“他的未婚妻来了,我甚至觉得自己像个扰乱新娘新郎婚礼的局外人。”




“不许这么说,天天,你永远都不可能是局外人。”羽生结弦去握住他的手,把杯子放在一旁。“自从船沉了,我与她再也没有来往,我想,她可能以为我死了吧。”




克莉丝汀小口喝着凉掉的柠檬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两位先生。他们的儿子显然很乐意听他们诉说,眼睛里闪着光。




“任何事物都无法把我们分开,不是吗?”




克莉丝汀悄悄的在心里开着小差,坚定了自己需要找个男朋友的想法。




“噢…好像偏离了话题,你不介意吧小姐?”金博洋打趣说,没等回应,他们又开始了回忆。




-




金博洋的本能是脱离他的怀抱,然后逃到船的另一角,但看来羽生并没有让他得逞,而是紧紧的抱住他,丝毫没有松手或解释的意思。




赶来的少女正让佣人帮她披上大衣,见此场景,有些尴尬,便赶紧让身后的佣人离开了。




之前还无比宁静的海面上突然刮起了海风,将海面吹动,掀起小小的波澜。星空长廊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却没有刚刚那么和谐。




此时的长廊上只剩下这微妙的三人。




“Yuzuru…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好的朋友——”




“你不知道的真是太多了,格林小姐。”




她显得很窘迫,往左边看向大海,却因为波涛的翻滚而引起视觉上的不适被迫收回视线。




“妈妈叫我们去见见她…”




“告诉你的母亲,我从此与你断绝关系,再无来往,请不要一直纠缠我,我会感到困扰的。”




阿斯利亚·格林——这个曾经骄傲的向姐妹们炫耀自己与羽生家的少爷订婚的小公主,是那么高高在上,现在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孩生生推下了王座,一落千丈。这个男孩——像极了那些恶俗的爱情故事中的女二号——至少在她眼里是这样。




“我……不能这样Yuzuru,你父母跟我说好了的!”




“可现在接手工作的人是我,我的父母希望我自由,我想他们会欣赏我的真爱。”






金博洋只是一动不动,安分的靠在他的怀里,盯着自己的脚尖,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




晚餐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人声开始嘈杂,有孩子跳着靠近长廊,传来欢声笑语。羽生结弦知道这件事与金博洋毫无瓜葛,不想让他有过多的另类想法,于是直接带着他走了。只留下无助可怜的小姐一个人站在星空下啜泣。




金博洋随着他一路回到了舱内,有些愧疚的看着他,轻轻问道:




“我…毁了你们吗?”




是她毁了我们,毁了这个本该美好的夜晚。你的心情怎么样?有没有影响?”




金博洋摇摇头,咧开嘴冲他笑了笑。羽生结弦真想当头吻上去,好好品尝那里的每一处,尤其是那颗小虎牙。




他悄悄咽下一口气,把二人的外衣脱下。




“去洗澡吗?有钱人的特别土耳其浴室,你会喜欢的。”




“……这一点也不幽默,sir。”




羽生开始毫无风度的大笑,完全看不出来是位有良好教养的少爷。金博洋微微愤怒的看着他,最后也跟着一起笑了。




“我认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画家可能会被这些华丽吓到。”




“等到了岸,你的惊吓会更多,这不算什么。




“也不用等到靠岸,现在就给你一个惊喜。”




他把金博洋轻轻推到墙角,快速吻住了他,舌与舌疯狂的共舞,像是要把对方吞入腹中,占为己有。金博洋第一次接受如此火热的吻,像法国人一样。他有些不能喘气,只能无助的抓着羽生结弦的衣领,紧闭眼睛。




就在这时,狡猾的狐狸将一个小物件悄悄塞进了毫无防备小白兔的口袋里,在他快要窒息时松开了他。




“哈……你…这么突然的……唔…”金博洋靠在他怀里喘着气,手伸向口袋,摸索着,拿出一个戒指。




“…你刚刚干的?”




回答他的是一个胜利得意的微笑。




“这还不能算数…就如我所说,我一定要亲自为你挑选最合适的戒指。这个…是我的朋友硬塞给我,让我给那个小姐的,但她不值得。这么美丽的蓝宝石,只有你的手才合适。”




羽生结弦将那枚戒指拿过来,在灯光的照射下,蓝宝石闪烁着光芒,让金博洋为之痴迷。不一会儿,他放下手,亲自为金博洋带上了这枚戒指。




“等我的戒指,会套在无名指上。”




在房间内暧昧了许久,他们才决定一同去浴室。金博洋拒绝了土耳其浴室的邀请,表示明天再去也为时不晚,他们便在羽生房间的大浴室里洗漱沐浴。




待他们换好睡袍(金博洋十分不习惯过于舒适的丝绸睡袍),把头发擦干,两个人靠在那张king size大床上。金博洋抱着画本,在羽生的注视下被迫改了作品名称,然后翻开新的一页,对着那枚舍不得摘下来的蓝宝石戒指,开始临摹。羽生结弦则拿着一本莎士比亚全集,一边看着书,一边注视着铅笔在纸上的轨迹,听着发出的沙沙声。




“为什么不摘下来画呢?”他问道。




“舍不得摘下来,怕摘了就丢了。”




羽生结弦只是对他爱人的可爱笑而不语。




等到金博洋开始起了睡意,羽生主动把他的画本拿走,亲自锁进保险柜,像是对待珍宝,紧接着上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闷闷说着:“密码是我们相遇的日子…”随后关了灯。




世界陷入黑暗,只有月亮和星空长廊依旧如初。




-




“我有个问题想打断一下…”克莉丝汀拖着脑袋,已经没了当初进门时的拘谨。因为她发现,这两位东方人实在是太可爱,太温柔了!完全不像她的大学老师那么一板一眼。她擦亮眼睛,准备提问。




“请讲?”




“那幅羽生先生的画像名称…最终被改成什么了?”




金博洋笑笑,示意由对方作答。




“让我想想,我记得很清楚,改成了「我的奇迹」”




“不对,是「我的挚爱」”




“是奇迹,你说在船上遇见我是个最大的奇迹。”




“是挚爱,你偏偏让我不要那么拘谨,学西方人大度一些。”




最后他们放弃争论,金博洋道:




“不管是奇迹还是挚爱,都已经沉没在大西洋深处了。”




羽生结弦补充:




“即使沉没,可我们依然是对方一生的珍宝。




“唯独爱,永远不会被海浪淹没,不会被困难折磨。”




tbc.




_(:з」∠)_




戒指和土耳其浴室都是真的,感谢暮湍前线报道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