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咲青章x_

独りんぼエンヴィ是什么魔鬼噢

【柚天】Titanic 1

*感谢暮湍大佬提出的梗,在下终于拿起来了x然后又是一个小坑
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ooc严重且都属于在下,没有文笔也他喵不会写文您爱看不看.富家少爷(…)柚x贫穷小画家天,向泰坦尼克致敬,全部私设与真实背景无关。全篇没有东北腔,就当都说英语吧,偶尔欧美腔出没…?
he,倒叙

-

这是克莉丝汀毕业后第一次去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两位年老的男性,他们是五十年前巨轮“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之二,本次采访对将来与现在必是巨大的财富。

她抱着激动的心情乘车到了这大庄园。墙角的蔷薇还带着露水,铁门有些生锈,但这更给庄园带来不一样的风采。一条小路延伸到房子,旁边有个白色的秋千,花园里生机勃勃。

“哇哦……”她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穿着休闲服,头发打理争气。

“您是克莉丝汀小姐吗?我的父亲们就在里面。”他带着克莉丝汀来到书房,敲了门。

“父亲,爸爸。”

她听见了脚步声,但感觉完全不迟钝,还很阳光。

开门的是羽生结弦。

“久等了小姐,我是羽生结弦,这是我领养的儿子,”年轻人点头问好后他接着说。“里面还有一位是我的爱人,金博洋。”

他把克莉丝汀引进来,叫了金博洋。他是个有小虎牙,还一点都不显老的人——好吧,两位都不显老。他们跟克莉丝汀握了手,把她请到座位上。


“我们要讲述的故事,应该没人知道。周围的人都死了,我们却活着。”

“这可能像个爱情故事,但我喜欢说起它。”

她看着他亲吻金博洋的额头后,拿出纸笔,端正地坐好,开始倾听。

“先去帮我们倒杯水吧儿子,还有这位小姐。”金博洋说。

等一切准备妥当,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羽生结弦往后靠了靠,动动嘴唇。

“那已经是五十年前的记忆了,至今想想,真是可怕,但又很庆幸,可能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被神明看见了。我和博洋就是在这船上认识的。我们也曾疯狂,也曾抛弃一切身份,站在甲板上看夕阳………

“我很庆幸,我遇见了他。”

-

“米沙,我说了我是去跟她坐船而不是去结婚。”

“但你的对象就是她!别说了赶紧穿上吧大少爷…”

戈米沙把披风批在他的身上时,羽生结弦一直在耷拉着眼皮。

这又是谁的命令,让他跟千金小姐一起坐上那震惊世界的邮轮。

他不想家族联姻,更不想随便抱一个素不相识还浑身是刺鼻香水味的女人。

他摘下刚刚戴好的绅士帽,走出更衣室,去接待那所谓的联姻对象,然后一同登上巨轮泰坦尼克号。

这艘史上最大的船绝对是世界上最最安全的船了,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穿着华丽的女子挽着羽生结弦的手臂,打着太阳伞,故意穿了低胸的礼服,不断往他的身上靠。

“小姐…有些太近了。”刺鼻的香水味进入他的鼻腔,他真想肆无忌惮的丢弃什么礼仪文化打个喷嚏。

她的酥胸紧贴着他的手臂。

“欢迎登船,女士先生们。”

米沙站在码头上吹了个口哨,招招手,做出了“玩得开心”的口型。

得了吧,不可能开心的。他心想。

但这地方实在是漂亮。优美的小提琴协奏曲,水晶吊灯,玻璃橱窗,阳光充足。作为头等舱船票的持有者,他们是首批登船的,船舱内还很安静,有女仆微笑着问好。

当然,如果没有旁边这个没有教养的姑娘就更好了。

羽生结弦默默叹了口气,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拿下。

“我们或许应该先去看看房间,对吗小姐?”

被拉开的人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好啊,Yuzuru。”

然后踮脚,在羽生结弦的薄唇上蜻蜓点水一吻,眨眨眼。

-

“俩A要不要!没有是不是!最后一张!我赢了哈哈哈哈哈…”

金博洋捧起小酒馆桌子上的所有扑克牌扔上天空,理所当然的把船票拿走,夹在指间得瑟。

大家都是在英国待久的人,很少有机会玩家乡的游戏。一玩,堵大的了,泰坦尼克号的三等舱船票。

“嘿伙计,别难过啦,给你条雪茄,我不抽烟——送你啦送你啦。”

金博洋主动点燃那价格不菲(万恶的有钱人,他想。动不动就扔雪茄。)的雪茄,塞到他旁边的同好嘴里。

“好好享受吧博洋…祝你开心!”

“我会给你们记录在画本上的!”他甩着手上的门票,拿起旁边装了衣物和绘画工具的破旧箱子,咬着大衣领子走出酒馆。

一路狂奔着跑上船,刘海随着海风吹着,自豪的给检票的人看那张有些褶皱的船票,然后跑到三等舱的房间。

虽然狭窄,虽然连窗户都没有,虽然床硬硬的,但他终究是上来了。

安顿完毕,他飞快的跑上人山人海的甲板,虽然看不清谁是谁,但还是扯着嗓子与好友告别。

码头一阵欢声笑语,还有离别的哭泣。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与骄傲,目送泰坦尼克号离开。

金博洋在一些贵妇离开后得到了更好的位置,继续对着陆地招手。不小心撞到一位年轻的先生,他也长着一副帅气的东方面孔,金博洋愣着道歉,他笑着说没关系。

船终于离开了大英,前往大洋彼岸的纽约。

再见了,不列颠;再见了,我的朋友。

直到彻底看不见陆地,金博洋才回去,拿出画本和一根没来得及削尖的铅笔,坐在硬板床上,回忆着刚刚的面孔,开始绘画。

他真是个精致的人,还是个难得一见的东方人。

现在是不是在陪哪家小姐喝茶呢?

tbc.



评论(16)

热度(78)